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奶團五歲半,大佬們排隊寵瘋了 線上看-第九十九章鑒賞

奶團五歲半,大佬們排隊寵瘋了
小說推薦奶團五歲半,大佬們排隊寵瘋了奶团五岁半,大佬们排队宠疯了
等银针消毒之后,软软又从包里取出了一个檀木做的镊子。
等万事备完之后,她深深地吸了口气,打开了放着母蛊的盒子。
盒子中,躺在软布上的母蛊还在沉睡,凛软软将银针取下,用檀木镊子,将母蛊取出,放到了一个铺着布的小银盘上。
“一会,你们按住安若姐姐,千万别让她乱动。”软软回头,将事情嘱咐了下去。
“嗯。”众人一起点头。
一直哼哼唧唧,顽劣不堪的凛优,也在这个点头的队伍之中。
也许是因为软软太认真,又也许是因为气氛太严肃,凛优不知道怎么回事,竟感受到了一种奇妙的,紧张感。
促使他想要帮忙,完成这件事情。
“……”软软大口吸了口气,将小银盘放到了刚才确定好位置的,安若的手臂之上。
“先来两个人,帮我按着她的手臂。”软软严肃地道。
夜墨自发上前,凛优也看了他一眼,跟着向前。
他们一左一右按住了安若的手臂。
“准备按好身体。”软软又命令道。
沈老爷子和杨林上前,一个拖鞋上床,按住了安若的胸部以上,一个按住了她的双腿。
一切准备好了。
软软闭闭眼,将刚才戳着母蛊的银针狠狠地向它再次扎去。
“——”
明明没有什么声音,众人却仿佛听到母蛊尖叫出声。
在软软的手下,她剧烈的挣扎起来,仿佛随时都会飞出去一般。
还好垫了海绵垫,不然还真的让它就跑了。
软软盯着母蛊,在心里想着刚才做预备时,夜墨给她的建议。
这个玩意,甩得真厉害啊,力气虽然不大,但真是滑不溜秋。
在心里吐槽一句之后,软软又看向安若的手臂。
“啊——”剧烈的尖叫声,从安若嘴里传出来。
沁雨竹 小说
紧接着,她整个人剧烈地挣动起来。
“阿若!阿若!”杨林一边喊她,一边压住她,声音几乎泣血,满是心疼。
“啊——”可是安若太疼了,她听不到他的声音,她忍不住挣扎。
杨林下意识地想松开。
“坚持住!”软软对杨林喊了声。
他立刻又打起了精神。
不适时的好,只会让她更加痛苦!他不能为了一己私欲,就放开她!
“来了——”
随着软软的话,有什么东西在安若白皙的手臂上鼓胀起来。
随着那个鼓胀的东西向前游动,它所经之处,仿佛树枝,展开枝丫,出现了裂纹般的黑线。
“啊——”安若尖叫得越发厉害,不过她身上的挣扎少了,手臂的挣动却剧烈了起来。
“……”夜墨没说话,默默加大了按着她胳膊的力气。
凛优看了他一眼,感觉自己也不能输,也加大了起来。
两个半大的孩子,加上一个青年和一个老年人,莫名地组合,倒是有难得的默契和平衡,意外地压制住了安若。
眼下的情况比软软想得好得多。
安若的挣扎,和她预想中相比,可以说是微乎其微了。
在突出的鼓胀达到母虫所在的位置后,它不再向前,而是向上,一凸,一凸,一凸,仿佛要冲破出来一般。
“啊——疼,好疼啊。”安若不知道是不是被疼醒了,嘴里一边哭泣一边念叨,“阿林,是你吗阿林?”
“放开我,快放开我,我好疼啊……”安若向着杨林哭喊道。
杨林:“……”
杨林垂眸,但没有放松力气。
“放开我,快放开我!”她疼得语无伦次,“你不是说你一直爱我吗,你不是说你要保护我一辈子吗,我好疼啊,你放开我,求求你,放开我——”
眼泪和声音一起落下,滴到杨林心里都是深深的痛。
“对不起。”杨林低声道歉,可神色却更坚决了,“就是为了保护你,对不起!”
他拼命制止住安若的反抗。
“唔——快点啊!”凛优那边也坚持不住了,他按着杨林的胳膊,头上青筋毕露。
似乎是在垂死挣扎,安若的力气,大到已经让凛优怀疑人生了。
他怎么也是凛家的孩子,自小就各种锻炼,虽然杨林是大人,但他怎么也没想到,他和其他三个人一起,竟然按不动一个瘦弱的女孩!
“……”夜墨和沈老爷子都没说话。
但眼神却是看着软软,似乎也在阐述着,快坚持不住了。
“……”
凛软软没有回应。
她手持银针,全神贯注地看着那个鼓胀的动作。
一鼓、一平、一鼓、一平……
这个鼓胀,在平下去的时候,总会有个拉长的动作,会变长一些,就像是虫子一般——
对,它就是虫子!
软软目光一聚,一切在她眼里都仿佛成了慢动作一般。
她在鼓胀平缓的瞬间,在那个虫子差不多十分之七的位置,扎了下去。
蛇打七寸。
子母蛊的弱点,也在“七寸”的位置。
“啊——”随着银针下去,安若最后仰头,向天长叫一声,咚的一下,倒在了杨林的怀里,再不挣扎了。
“呼……”软软缓缓吐出一口气,用银针随手将母虫也扎死,把小银碟放到了一边。
“怎么样?”众人连忙围观过去。
软软点点头:“没事了。”
我能看到准确率
子母蛊的子蛊和母蛊不同,子蛊有泥鳅一般的生命力,如果不能一击致命,它会断尾逃生,到那个时候,安若姐姐的命就难说了。
不过,好在软软又成功了。
如果,回到药家,爸爸、哥哥们、管家伯伯,应该都会表扬软软吧。
软软自豪地想。
将安若的手臂托起,放到垫子上,软软做了消毒,打了麻醉,将银针所在的地方,用小手术刀划开。
她用镊子将死去的子蛊取了出来,然后,将剩下的事交给了沈老爷子。
作为开刀缝针什么的,软软其实并不是很擅长,她年纪还小,练得少,不如交给经验丰富的老爷子好。
等老爷子给安若缝好伤口,看她呼吸平稳之后,众人这才缓缓地,呼出一口气。
结束了……
终于结束了……
杨林此时已经顾不得什么形象,瘫软在床上。
他抬头,看向窗外。
窗外的朝阳正冉冉升起,暖色的光辉铺满了整个大地。
君不见 小说
以及,床上,终于安稳睡去的,他的阿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