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小说 逆天微芒討論-第15章 奇怪的老頭熱推

逆天微芒
小說推薦逆天微芒逆天微芒
朝阳城要比自己住了十几年的青高窟大太多了, 这里的楼也非常的高,街市也热闹非凡,到处都是韩鸣没见过的东西,卖吃的的,卖衣服的,卖装备的,卖药材的什么都有。
“哇,这么热闹。”韩鸣真像是土包子进城。
“韩哥哥,要不要这么夸张啊?”穆如清看到他这滑稽的样子,不禁一乐。
“清儿,我在大漠这么多年,以为自己见到的就是最繁华的了,听那些旅行者说了很多关于各地的见闻,但是今日亲眼所见,还是震撼啊。”韩鸣高兴的要命,“我们先找个地方吃饭吧。”
“好啊!我知道哪里有好吃的,跟我走吧。”穆如清抓着韩鸣的手就往前走。
他们来到了一家饭馆,饭馆牌面不小,有五层楼高,面阔五个开间,非常气派。门口的迎宾,穿着标准的白色迎宾服,非常专业。
“这里这么气派啊?”
“这里的醉仙鸡,可是朝阳城的一绝啊。”穆如清嘿嘿一笑。
两个人进去点了一桌子好酒好肉,吃完了之后心满意足的出来了,但是韩鸣却犯了愁,没想到一顿饭,居然花了自己一半的盘缠,“这一顿饭,抵得上我们青高窟二十顿饭了。”他把剩下的鸡腿都打包了。韩鸣觉得这么下去不是办法,这世道没钱可不行,于是他就琢磨应该上哪里弄点钱去。
“清儿,你先找地方住下,我们晚上在这里集合,我去办点事。”
“什么事啊?”
“哎,杂事儿,就约好了,晚上还是这里。”韩鸣点点头。
于是,他就在城里闲逛,想找个赌馆去赌点盘缠,终于在走了几条街之后,发现了一个赌坊,他走到赌坊门口,发现旁边坐着一个老头,这个老头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虽然衣服破,但是却很干净。这头发有些花白,身子骨虽然没有那么健壮,但是看上去很结实,好像是练过武的人,他把一个破帽子扣在脑袋上遮住了脸,就在赌坊门口旁边坐着。
“老伯,你怎么坐在这儿啊?”韩鸣看着这人不像是个赌徒或者要饭的,他总感觉这人不太普通。
“啊?小子,别打扰我休息。”他摆摆手示意韩鸣离开。
“老伯,你饿不饿?如果不嫌弃,我这里有鸡腿。”
我可以獵取萬物
“鸡腿?”
“醉仙鸡的鸡腿。”韩鸣嘿嘿一笑。
“好好好,我要。”老头赶紧坐了起来,非常兴奋,然后摘了帽子下来,他的面容就露了出来,皮肤有些粗糙,但是老头的面容红润,鼻子有点大,眼睛小小的,眯起眼睛来和月牙一样,整个脸有点和弥勒佛神似。
“那我走了,老伯你慢慢吃。”
“走吧走吧。”老头高兴地啃起了鸡腿。
韩鸣告别了老头,就走进了赌坊,这里人特别多,很多人赌的都是色子。韩鸣也拿着金币走上了赌桌。他凭借着高超的听力和出色的观察力,一连赢了好几把,把刚才的饭钱全赢回来了。但是最后一把没想到对方出千,他也听了出来,好在自己每次下注都是循序渐进,不下全本儿,一来二回,他赢了不少钱。
“老大,有个臭小子好像出千,他在赌场里就这么一会儿已经赢了一千金币。”
“走,给我抓住他。”
韩鸣还在那赌的尽兴,全然不知自己已经被盯上了。
“老大,就是他。”
韩鸣还在那里观察下注,却没有想到有人拍了他的肩膀。
“啊?你们干什么?”韩鸣回头看了一眼,几个高大的壮汉站在了韩鸣的身前,“臭小子,你是不是出老千?”
“怎么你们玩不起?还只允许输钱,不让赢钱么?”韩鸣有点不高兴了。
“跟我们走一趟。”
“走你妹啊。”韩鸣上来就是一脚,那人直接被踢了出去,砸翻了后面的赌桌。
“有闹事的,抄家伙。”顿时,赌坊里窜出了好几个人。韩鸣见状大事不好,马上拿起桌子上的钱,放入自己的背包里。然后一个跳跃,直接从他们头上跳了过去,他朝着大门跑了出去。
“抓住他。”所有的人都跟着韩鸣跑了出去。
韩鸣跑出了赌坊,然后一个纵跳,跳到了屋顶,本以为自己这样就可以逃脱了,却没有想到,楼下这几个人,也有轻功了得的,马上追了上来。韩鸣没想到这些打手身手了得,可能有几个也是吾域强者,这真是不可思议。
没等他多想,后面已经有人拿着刀砍了过来。韩鸣一个后空翻,又跳下了街道里,然后凭借着矫健的步伐,到处躲避,后面的人也穷追不舍。
“给老子站住。”后面有一个壮汉,他皮肤黝黑,下巴都是黑色的胡子,头发寸头,眉毛很粗,眼睛很小,脸上还有一处刀疤。
韩鸣跑到了一处高楼围住的广场,却没想到他自己被包围了,原来刚才赌坊的人放了信号,前面被好几个人截胡了。
韩鸣索性也不跑了,站在广场中央,他对着黑胡子说,“我没有出老千,是你们出老千,我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少废话,把钱交出来,顺便留下一只手,我们就放过你。”黑胡子拿着大刀指着韩鸣。
韩鸣也不和他废话,瞬间催动吾域到第二层,他一个前冲,直接攻击黑胡子,“擒贼先擒王。”只见韩鸣一个直冲拳。却没想到黑胡子拿刀护身,两人撞了一下,各自反弹了几步。
韩鸣大惊失色,没想到小小的赌坊里居然有吾域强者,而且这家伙应该比自己还厉害,自己真是有点大意了。
黑胡子咧嘴一笑,他露出了鄙夷的神色,“区区一个刚吾域入门的小子,居然敢在此造次,拿命来。”他顿时催动吾域,至少有四层以上的力量。一刀直接横劈了过来,韩鸣被刀锋甩出来的气直接轰飞了数米,他整个人躺在了地上,还好直接皮肉伤,他一个翻身,半跪在地上,嘴里喘着粗气,在面对绝对的力量差距,他即便用了星尘魅影也没有办法伤到黑胡子。
还没有等到韩鸣想到对策,对方已经冲过来了。韩鸣大呼不好,对方的刀已经劈了下来,韩鸣现在就算是想顺闪也来不及了,“我不会死在这里吧?”突然一声巨响,黑胡子被一股力量推开,整个人被推翻坐到了地上,“是谁?”黑胡子大为恼怒。
“这么多人欺负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一个声音飘了出来,看着这个破破烂烂衣服的背影,韩鸣大为吃惊,刚才替他挡下吾域三层一击的人就是刚才那个蹲在赌坊门口的捡破烂的老头?
“老伯?”韩鸣还是难以置信。
“臭老头,你胆子很大啊,敢阻挡本大爷办事?”黑胡子顿时提刀奔向了老头,“你别为老不尊,看我砍死你。”没想到这老头身轻如燕,轻松躲过黑胡子的攻击,他脚步轻盈,如蝴蝶穿梭于花丛之间,看着架势仿佛黑胡子的刀毫无威胁,但是刀风扫过的地面,都留下了深深地划痕,石头全被切碎。足见这刀风的力量很强。
砍了数十刀之后,黑胡子已经气喘吁吁,“老头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不能欺负这位小哥儿,快走吧,要不然休怪我不客气。”老头看起来慈眉善目的,但是发起火来,眉毛胡子都好像燃烧了一样,凶神恶煞的。
“臭老头,别开玩笑了。”黑胡子催动吾域到五层,他直接双手高举大刀,直接朝着老头硬劈下来,周围狂风大作,吹飞的碎石打在了旁边赌坊的小弟脸上,划出了伤口,崩出了血。
所有人都觉得老头这次必死无疑,但惊人的一幕出现了,老头只是抬起了左手,他用左手直接抓住了那柄大刀的刀身,而刚才的力直接被泄到了地面之上,老头脚下的石头全都震裂,“我是不是说不要让我生气。”只见老头右手伸出两指直接点在了黑胡子的左臂上,然后自己扔下了刀,自己退后了几米。
“臭老头,你真的是不想活了是么?”黑胡子还在嚣张地喊着,“居然敢……”。此话还没有说完,他的左臂突然爆开了一个口,血如同喷泉一样喷了出来,刚才那个口仿佛里面安装了炸弹一样,这爆破从身体内爆开的。
最美就是遇到你
黑胡子颤抖着手,右手的大刀直接掉落在地上,他捂着自己喷血的左臂,用错愕的眼神看着远处的老头,“北斗七绝??你是?”黑胡子赶紧下跪,“对……对不起。”然后他捏着自己的胳膊,赶快跑了,后面的人看自己的老大都被打的丢盔弃甲了,马上朝着四面八方散去了。
老头慢慢转过身走到了韩鸣的身前,“小哥儿,你怎么样了?没受伤吧。”
韩鸣起身作揖,“老伯,多谢救命之恩。”
美人多驕
“哈哈,我这是还你鸡腿之恩,哈哈哈哈。”
“要是老伯不嫌弃的话,我请老伯您再吃一顿大餐。”
“不了不了,老夫还有别的事情,后会有期了。”话罢,老头转身消失在了巷子深处。
晚上,韩鸣和穆如清在约定的地方见面。
穆如清看见韩鸣浑身都是伤,赶忙问,“韩哥哥,你怎么了?”
“我……,说来话长。”他叽里咕噜一顿说。
大 当家
穆如清狠狠地拍了一下韩鸣,“韩哥哥,你走了大运了,你知道救你的人是谁么?”
韩鸣被她这么一拍,吓了一跳,“我走什么运,我差点被人打死。”
“救你的人,是当今红土大陆与王齐名的六虚之一,号称北虚冥王的南朗。”穆如清瞪大了眼睛看着韩鸣,“你知道有多少强者想一睹他北斗七绝的风采啊,你还被他救了,这缘分真是太棒了。”
“与王齐名?我的天啊,这老伯这么厉害。”韩鸣没想到救他的人居然是在域界鼎鼎大名的强者。
“如果下次再遇到他,我一定想办法让他教教你,你这也太差劲了,居然被一个赌坊的打手给打成这样?”穆如清撇撇嘴,“好好练功吧。”
“清儿,你就别数落我了,我这刚死里逃生,惊魂未定,我还是赶快回去睡一觉吧。”
“唉。”穆如清无奈地笑笑。
晚上,韩鸣在下榻的旅馆外的后山上打坐,他脑中复盘了一下今天的战斗,他没想到自己的力量如此之弱,看来需要勤快地练功了。他开始回忆父亲的《黄龙诀》,黄龙诀一共有五层境界,飞龙过云,土龙咆哮,翻江倒海,直捣黄龙和吞噬虚空。韩鸣按照书上教的心法,一点点的练习,域力在自己的身体里不断的流动,他已经掌握了飞龙过云的要领,这一招飞龙过云,可以将域力聚集于双掌,可将域力附着于掌上攻击,也可以将域力从掌中轰出,都会起到冲击波的效果,随着自己吾域的力量越来越强,攻击的距离和力量就越强。练了几个小时天都快亮了,他也服用了老药给他的药丸,这药丸真的让他在练功的时候气脉顺畅,仿佛把自己的血管和经脉都撑大了一圈一样,“看样子真的可以通过外界的辅助来加快修炼,如果找到一些更好的药材,是不是可以让我飞速的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