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夜的命名術 愛下-739、紐約,新的禁忌之地!推薦

夜的命名術
小說推薦夜的命名術夜的命名术
从密钥之门里掉出来的人,身上都沾满了血污。
“老板,听郑老板说,你是要我们过来给你当护道者?”Zard兴致勃勃的说道:“护道者都需要干什么?”
神代云罗看着眼前,密密麻麻数百人聚集在一起,他心说哪里有骑士找过这么多护道者啊!
大家的护道者,难道不是找一个人就好了吗?
按照惯例,一个骑士找一个护道者就够了啊!可你们这一下来了几百个护道者是怎么回事?
以前的护道者是:保护骑士,如果有人来干扰生死关挑战,那就击退敌人。
现在庆尘的护道者就不一样了:保护骑士,如果有人干扰生死关挑战,那就在骑士带领下杀对方全家……
这是个什么鬼护道者!
却见这些护道者们,人手拿着一个零零碎碎的小物件,各式各样的什么都有,一盒牛奶、一个破损的杯子、一根被掰断的钢笔……
庆尘惊奇道:“这都是禁忌物吗?”
几百人、人手一件,这要是禁忌物的话也太多了吧!
Zard憨厚笑道:“这些不是禁忌物,是纪念品……去旅游一趟,不得带回来点什么吗?”
他们手里的东西,寻找禁忌物时都弄坏了,但是大家不在乎,只要是从纽约带回来的就行。
就像是很多人旅游时,喜欢带回当地的泥土一样,东西值不值钱不重要,单纯是一种纪念形式。
战利品。
对,战利品!
庆尘哭笑不得的往后看去,赫然还看到小七怀里抱着一只猫……
这次连庆尘都有点绷不住了:“你们给人家猫都抢回来了啊……”
Zard再次憨厚笑道:“来都来了。”
庆尘还不知道的是,此时此刻刚刚抵达王国大厦的支援部队,看着大楼墙壁上,被人用口红写着的“白昼Zard到此一游。”
“家长会小七到此一游……”
类似这样的话,
硬生生写了一面墙!
他们找来翻译后,人都懵了!
欺人太甚!
这言下之意是王国总部一点危险都没有,简直跟旅游景点一样!
支援王国总部的人继续往天台跑去,却看见一地的扑克牌。
这搞得支援部队有点懵,难道对方还在楼顶打牌了?
其实,扔一地扑克牌,是大家学着自家老板扔Joker挑衅一样,各自选择了自己的代号将牌扔在地上,例如梅花2,方片5之类的……
但他们人太多了……
光是想要代号黑桃A的就有15个人……
庆尘扔的话,地上就一张Joker,既醒目,又有压迫感。
而这群人扔牌,四副牌都不够他们扔的。
大家扔完以后,地上像是打牌现场还没来得及收拾一样,逼格全无。
这时,庆尘看向小七:“你给人家猫抱回来干嘛?”
小七乐呵呵笑道:“看起来还挺可爱的,打算带回鲸岛养,咱鲸岛没猫不完整。”
这群人给庆尘都整无语了。
他看向郑远东问道:“郑老板,一切顺利吗?”
郑远东回答道:“没有减员,一切顺利。这次偷袭王国、未来的大本营非常成功,首先是浮空飞艇工厂爆破了,这样一来他们想制造出领先时代的空中战略武器,时间会再延长很久,起码一年时间。”
“其次,王国和未来总计损失上千人,其中C级应该被我们杀了一大半,B杀了一小半,想来他们必须要收缩扩张的脚步了。”
庆尘点点头:“那他们现在在各个殖民地、前进基地的人手,一定会出现短缺,趁着他们收缩的时候,郑老板就操控着鲸岛,去将那些势力一并拔除吧,这些人,正好是共济会、家长会的练手对象。”
小七等人眼睛一亮,自从去了10号城市以后,大家天天手痒的很。
如今能到各处打架,正好符合他们的心愿。
“对了,何老板呢?”庆尘疑惑。
九州成员都在这里了,却没有看见何今秋的身影。
郑远东摇摇头:“他本来就没有通过那扇密钥之门,所以没有跟我们一起掉出来。他说他在那边还有事情要做。至于做什么事情,他没有说。”
“好,我们现在就在珠峰大本营下山的那条路上埋伏,等王国的人一到,就把他们全歼在这里,”庆尘带着所有人埋伏在道路两旁,等着王国、未来的到来。
但等了十多分钟,还是没有看见敌人的身影。
不应该啊。
庆尘思索着,按照正常逻辑,王国、未来、鹿岛见到总部被偷袭,便会立刻就知道他身边没人保护,这个时候,对方应该尽快动手才对。
总部没了很可惜,但如果能换掉自己,也不亏啊!
但是,敌人并没有如期到来。
庆尘想到了什么似的,忽然问道:“郑老板今晚使用巫师传承了吗?”
郑远东回答:“使用了,大范围杀伤能力的话,依旧是巫师传承更有用一些。”
庆尘若有所思,他看了一眼时间,然后对所有人说道:“我明白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来追杀我的人本来是要今晚动手的,但是他们已经被你们的消息惊退了。大家一起追杀出去,看看能不能抓到一些漏网之鱼。郑老板,王国组织的领袖King,是一位巫师。”
郑远东立马明白了庆尘的意思:对方可能已经猜到密钥之门的存在,并猜到密钥之门就在珠峰上!
其实,今天对庆尘、对King来说,都有意外之事发生。
在King的计划里,他没有想到偷袭者的队伍中还有跟自己一样的巫师传承,也没想到庆尘会反向使用密钥之门,直接将大部队给拉到珠峰大本营。
这样一来,他想杀庆尘的计划只能泡汤,自己还搭上了总部,庆尘却毫无损失。
而在庆尘的计划里,他也没有想到King会是巫师传承,在旁观者组织记载中,巫师的人数极少,而且在欧洲一带活动,也就是联邦西北的001号禁忌之地的背后。
但如今,巫师传承竟是去了北美。
如果没有这么一个巫师在,对方根本不会想到郑远东等人是如何失踪的,也就不会撤退。
这个King要是不撤退,庆尘今天晚上甚至有把握将对方全歼在这里,一劳永逸。
表世界以后就没有北美什么事儿了。
庆尘没办法完美的策划一切,他只能多做备用计划,然后指引所有人在备用计划里找到最优解。
如今既然已经暴露了密钥之门的存在,那么King恐怕已经退走了吧。
如此谨慎的人,必然不敢跟自己赌命。
而且有个坏消息是,自己开了反向使用密钥之门的头,从此以后对方也会如此使用了。
自己面对的敌人,也将更加难杀。
想到这里,庆尘当先往山下冲去,秧秧担忧道:“你的伤还没好呢,我带你飞过去!”
“好,”庆尘看向郑远东:“一切从速,能抓住几个是几个!”
一时间,Zard带着几百个C级高手嗷嗷乱叫着冲下山腰,一个个刚刚打完仗,却依旧如狼似虎。
他们从罗布切村经过的时候,村子里数以百计的登山客们都惊醒了。
大家从帐篷里钻出来,惊慌失措的问道:“怎么了?山上雪崩了吗!?怎么了怎么了?”
可等Zard他们跑走好远了,登山客们也没见到什么异常……
……
……
纽约时代广场。
W如同一位魔法师似的骤然出现在人流之中。
他背着一个背包,抬头看向面前一片狼藉的未来大厦,心如刀绞。
这次行动,麦克死亡,未来总部又遭受重创,W站在人群之中有些茫然,他不知道未来组织还有没有未来了。
此时此刻,未来大厦外面聚集了无数的围观者,他们闻讯而来,想要知道时间行者的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事。
关于东方时间行者袭击了王国与未来的消息,已经甚嚣尘上,在网络里逐渐发酵。
这一次,王国和未来组织长久以来建立的威信,已经荡然无存。
未来组织还有A级因为在海外殖民地,所以并没有出现意外,但这场偷袭的影响深远,以前是W和麦克约束着那些人,可现在,那些人未必会继续服从约束,很有可能另立门户。
W思索着的时候,一位身穿灰色西装,手中拿着黑色权杖的年轻人,笑容满面的从他身旁走过。
只是刹那间,一柄食指长的青玉心剑,洞穿了毫无防备的W的心脏。
W身形僵硬的缓缓转身,他看着何今秋的面庞,怎么也想不到,这位九州领袖竟然在所有东方时间行者都撤离的时候,选择了独自留下,而且就在这纽约时代广场上等待着自己!
何今秋从他身上拿走了那个黑色的双肩背包,并扶住了W即将歪倒的身形。
W努力想要召唤出六翼天使,可心脏被穿透的他,连声音都无法发出来了。
何今秋平静说道:“太自信似乎并不是什么好事,在这乱世里保持一个会被人发觉的习惯,也不是什么好事。放轻松,不用这么难以置信的看着我,你每天都用禁忌物来上班,我会守在这里也很正常。也许,后世的北美时间行者会从你身上吸取一些教训,学着低调一点。”
九州负责境外事务,王国与未来自然是他们调查的重中之重。
何今秋甚至知道,W有两个情妇,并且还喜欢去一个叫做‘blue’的酒吧,每周五一定会去。
何今秋想杀他很久了,今天终于等到了这个机会:“我替那些九州死去的战士们,收回那些血债。”
说完,何今秋并没有放过已经断绝生机的W,而是扶着对方来到一处偏僻无人处,掀开一个下水道井盖,将对方扔了进去。
他翻看了一下W的背包,从里面拿出一台拍立得相机后,将背包也扔进了下水道里。
不用多久,地底的生物们就会将W的尸体啃食殆尽,新的禁忌之地将会形成,废掉这座北美最繁华的城市。
何今秋没有将这个计划告诉郑远东,因为他知道,那位老班长不会允许他这样牵连无辜的普通人。
但是,九州战士们就能白死吗?
他站在那个已经重新合上的窨井盖旁,思索很久。
我是葫蘆仙 不枯萎的水草
最终还是转身离开。
他走入人群,穿过漫长且璀璨的街道,来到一处私立医院门口,走进值班室:“你好,我来取我的复诊报告。”
值班的护士核对了他的信息,然后将复诊报告交给他:“您好,乔治医生今天一直在等您,您肺部的癌细胞已经是中期了,如果再不接受治疗的话,恐怕会非常危险。”
何今秋看了一眼报告,然后笑着说道:“小细胞癌症在表里世界都没有靶向药,治疗也不过是徒受折磨,帮我转告乔治医生,我的病不用治了,我心里有数。”
说完,他转身走出医院,却见他右手拄着那根黑色权杖,左手摩挲着黑色真视之眼,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
……
袭杀庆尘的队伍来时有多么开心,走的时候就有多么狼狈。
W走了,李允则也单独逃离,他们像是一群被勐虎击溃的狼群,作鸟兽散。
尼基塔回头望着远方的群山,他们这次来杀Joker,可结果是,大家竟连Joker的人都没见到,就已经败走了。
强大,神秘。
无时无刻的压迫感。
这一切都是那个未曾谋面的男人,隔空给她的感觉。
不知道为什么,尼基塔想到那个英俊的东方男人,忍不住产生了某种渴望。
这渴望不是情欲,而是要将对方制作成标本,摆放在自己客厅的冲动。
只不过尼基塔也明白,她暂时不会有这个机会了。
不死在这里就不错了。
珠峰大本营下的山路上,King看向一名下属:“用掉你的密钥之门机会,若是能将密钥之门开在纽约,我将你红色真视之眼更换为金色真视之眼。”
黑色、金色、红色、白色。
在巫术层面,黑色是金色的三倍增幅,金色是红色的三倍,红色是白色的三倍。
所以,决定一个巫师能力的不仅仅是级别,还有真视之眼的颜色。当King得知郑远东使用的是金色真视之眼时,也就没有再把郑远东放在心上。
毕竟两人如果都是A级的话,彼此遇见的话一定是黑色真视之眼获得胜利。
那位下属有些犹豫,他很清楚,开门的人必然要留下关门,所以如果接受了这个条件,那就意味着King等人全部撤离,而他要自己留下独自面对追杀。
King将一枚金色石头拿出来,放在对方手中:“我现在要紧急回到总部处理偷袭的事情,所以必须要走。但是我可以将亚瑟留下,由他来保护你撤离。”
下属顿时眼睛一亮,只要自己不是作为弃子就好。
他接过金色真视之眼,并在一旁的山体上拧动十圈。
King点点头:“回去会为你记上这个功劳的。”
说着,他转身带队走进了密钥之门,唯独留下亚瑟与下属。
待到所有人都进去之后,亚瑟说道:“关门吧,我们离开。”
下属点点头,以逆时针十圈旋转真视之眼,关闭了密钥之门。
下一刻,他的后颈被亚瑟捏住,只轻轻一拧,便传来咔的断裂声响。
亚瑟面无表情的捡起真视之眼,King操控这具傀儡留下根本就不是为了保护下属一起离开,而是用来监视对方是否关闭密钥之门的。
毕竟,如果这个下属被Joker抓到,那Joker必然会猜到他就是关门之人,甚至可以用生命做威胁,让下属重新将密钥之门打开。
所以,King要留下亚瑟杀人灭口。
而且,王国组织的豪华游艇还停靠在孟买港口,那上面可还有一件禁忌物的,艺术家的油画!
亚瑟要负责护送游艇与油画一起返回北美。
收起金色之眼后,亚瑟蹲下身子掰开了下属的眼皮,他的双眼与下属灰败发散的双眼对视在一起,刹那间,亚瑟消失在了原地,只留下地面上一个奇怪的印记符号。
这是亚瑟身上的禁忌物,原理是与人对视后便可以选择是否瞬移。
当初他在洛城炸掉了白昼别墅后,就是依靠这个禁忌物逃离了现场。
King这一套操作,短短几分钟内便完成了所有撤离,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待到庆尘赶到时,这里只剩下一具尸体了。
庆尘叹息:“可惜了,要是今晚能把他们全弄死就好了,没想到这个巫师传承继承者,还挺棘手。”
郑远东说道:“没关系的,这一次已经重创了对方,一点得失不算什么。我们最需要的就是时间,只要鲸岛上的修行者们能再有几个月时间成长,眼前这一切都不算什么了。”
可以想象到,只需要再等几个月、半年,紫兰星与斐丽果的配合之下,所有人都能再次完成蜕变。
到时候,王国和未来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想好了如何针对数百名C级,结果他们就会发现,那几百个C级已经变成了几百个B级……
嗯,几百个B级带领着上千个C级……
那时候,王国与未来才知道什么叫绝望。
Zard乐呵呵笑道:“老板!你看我给你带了什么!”
说着,他抖动了几下身子,然后从他身上哗啦啦的掉下来一堆禁忌物来……
……
今天是老婆生日,要出去吃个饭,晚上更新时间12点以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