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從麻雀開始的神級進化-第387章 貿然出手鑒賞

從麻雀開始的神級進化
小說推薦從麻雀開始的神級進化从麻雀开始的神级进化
“既然今天只有你们两个,我们为什么要慎重?那些人并不是折在你手里,而是死在你背后那股力量手里!”
“别以为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你倒是会往自己脸上贴金,也不嫌害臊。”
张扬挑了挑眉,对方对自己越是蔑视,越有利于自己。
他转过头来看了百川佛主一眼:“一会儿你就站在我身后,不用出手。”
百川佛主用力点了点头,不管照样安排他做什么,他都会欣然接受。
西沙佛主有些不耐烦了,他皱着眉头说道:“我时间有限,别在这浪费我时间,你们两个到底同不同意?如果都不同意的话,我可要动手了。”
“这算是我给你们一个机会,就算你们两个誓死抵抗,也没有用,在我手里没有人能够嘴硬超过三天!”
“等我折磨你们三天三夜,再硬的嘴巴也会吐露事情!”
张扬轻笑一声,他往前走了两步,离这西沙佛主越来越近,西沙佛主略显警惕的挑了挑眉。
对于张扬的不断靠近,他虽然警惕,但不愿意后退,那样的话岂不显得太怂,不过一个菩萨而已,就算有些手段,又能怎样?
张扬猜的没有错,西沙佛主对张扬了解并不多,只知道荒芜平原的计划被这小子破坏,之后又发生了很多,每一次针对这小子,都会有很大的损失。
就连黑袍护法都折在了他的手中,达古生死不知,想必也是死在他手里。
当时知道这个消息之后,西沙佛主虽然震惊,但并不觉得这小子有多么棘手,他敢肯定,他们都死了跟这小子有关系,却不是死在他手中。
菩萨若是有这等实力,那岂不是发了天,肯定是隐藏在这小子背后的人,杀了黑袍护法他们。
西沙佛主也很小心,为了防止意外,他来到这儿之后,便搜查了一遭,并没有发现其他人,这他才敢现身。
张扬冷冷的注视着西沙佛主,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只剩下两米,这个距离已经足够了,就算西沙佛主长了翅膀,也根本逃不开。
青甲战士和黑甲战士,就站在西沙佛主身后,用警惕的眼神看着自己,他们随时可以出手,自己也随时可以动手。
西沙佛主眯了眯双眼:“小子!你打算干什么?离着我们这么近,你就不害怕,我一伸手就捏死你?”
张扬突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笑声之中夹杂着讽刺之意,西沙佛主皱了皱眉头,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这小子太不对劲了,都到这种时候了,他竟然还笑得出来。
就在他开口想要警告张扬几句的时候,一股炙热的温度,突然以张扬为中心,朝着周围散发而来。
张扬微微扬起下巴,瞬间中脱了幻影丹的束缚!恢复了原本的样貌。
看到这一幕之后,西沙佛主下巴都要掉下来了,这家伙竟然是妖族!
他身后的两位战士,也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张扬张开嘴巴,三颗赤金色的火球,瞬间朝着他们杀了过去。
那三个人心脏扑通扑通乱跳,互相对视一眼,赶紧往后逃窜,想要拉开距离。
经过这段时间的修炼,张扬的实力比之前强横了不少!赤金色火球的攻击速度,也比之前快了不少。
再加上他们之间距离本就近,不过眨眼之间,三颗火球就已经来到了他们身前!
“砰!”一声闷响过后,西沙佛主直接被撞飞,青甲战士与黑甲战士也被火球瞬间淹没!
炙热的火焰把他们两个包裹在其中,青甲战士与黑甲战士,瞬间变成两个火人,他们倒在地上,痛苦的哀嚎,通通让他们渐渐失去理智,只知道在地上打滚。
过了一会儿之后,这两个人便没了呼吸,躺在地上再也动不了了。
张扬如今对赤金色火球的控制,已经达到随心所欲的程度,对两个战士对于他来说没什么用,杀了也就杀了,西沙佛主对自己却非常有用,所以他留了西沙佛主一条命。
虽然西沙佛主被赤金色火球撞飞,但却只是重伤而已。
张扬忽闪着翅膀,瞬间冲到了西沙佛主面前,不由分说立刻废了西沙佛主的两条胳膊以及两条腿,让他只能躺在地上挣扎,不能有其他的动作。
休夫 白衣素雪
之前的教训太深了,张扬绝对不会允许,自裁的情况再次发生。
西沙佛主疼得冷汗直冒,但却没有失去理智,他缓缓抬起头,用恐惧的目光盯着张扬。
他现在无比后悔,之前说的那些话,更后悔自己贸然行动,天凰域主传来的消息,是让他盯着张扬不让他擅自行动。
可西沙佛主根本就没有把张扬当回事,觉得这小子之前之所以能破坏他们的计划,是因为他背后的势力,而不是因为他自己。
确定这小子身后只有百川佛主之后,他就无所顾忌了,甚至觉得自己可以凭借这个机会立功。
抢先一步挖出这小子所有的秘密,到时候天凰域主一定嘉奖于他。
这时候他才明白,天凰域主之所以不让他贸然行动,不是因为天凰域主想亲自动手。
而是这小子身上全是秘密,真实身份有问题,贸然动手,很有可能会打草惊蛇!
可惜这时候才明白过来,已经彻底晚了,这小子怎么可能会放过他。
西沙佛主咽了一口唾沫,肠子都悔青了,他挣扎着往后退,可惜四肢被废掉,即使拼了老命,也只能往后移动半米。
张扬轻笑一声说道:“我劝你还是放弃挣扎吧,即使你长了翅膀,我也能把你抓回来。”
西沙佛主眼泪都快掉下来了:“你想干什么!你竟然是妖族!百川佛主你竟然跟妖族混在一起!背叛我们佛修!”
百川佛主听了这话之后,无语的抽了抽嘴角,每一次有人知道赵洋的身份,他们都会来质问自己,好像他们才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这种说法真是可笑之极,明明他们是来杀自己的,他们却怪自己背叛!这么荒谬的说法,他们也能说出口。
张扬哼笑一声:“你有脸说这些话吗?不觉得可笑吗?别扯那些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话,你们为了达到目的,杀的人比我要多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