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千金歸來,頂流男神成了我男僕-第32章 又來一個要追她的集團少爺推薦

千金歸來,頂流男神成了我男僕
小說推薦千金歸來,頂流男神成了我男僕千金归来,顶流男神成了我男仆
“我的头发是天生的少白头,所以是这个滑稽的样子,以前我还愿意染,
染把它弄成黑色不起眼一点,现在干脆不想管了。”
国民爱豆别撩我
伯尊子澄尴尬笑笑,等把歌世安送到了医院,又给她大大小小的伤口的治疗。
歌世安不知道是因为体力不支,还是因为饥饿劳顿,便昏了过去,睡在了病床上,伯尊子澄小心的吩咐着医生,把伤口都已经完美处理。
之后,又给她说了一点葡萄糖,
二次元白菜 小说
歌世安在一系列的操作之下脸变得干净多了,有点粉嫩可爱的面颊出现在他的面前。
伯尊子澄便坐在了她的病床边。
这看着长得还不错,相处起来应该会很有趣。
伯尊子澄默默想到。
直到下午时间,她闻着饭香悠悠转醒,伯尊子澄正在喝着茶,而自己这边的晚餐,已经做好送到了旁边,她有点疲软的起身。
“好饿呀,”
她揉着自己的肚子,看看,自己手上还插着针管,
“我这是在哪儿?”
“你已经到医院了,我已经让人把你的伤口都给紧急处理了一下,还好没什么大碍,吃点东西吧,晚饭你已经错过了,这是我又派人做的夜宵,
先放在这里,以防你突然醒过来,
毕竟医生说你血糖太低光是输,葡萄糖不够的。”
“哇,你这也太贴心了吧,”
歌世安很兴奋地端过餐盘,现在顾不上那么多,直到狼吞虎咽吃饱了之后,才周围恢复了点体力,呆在仓库里面被折磨了那么久,
又在山上受了很多的罪,等吃饱,她在瘫在床上想起了一个严重的事实,
糟糕!墨司明呢,这家伙不会还烂在山脚下吧。
怎么办?不能不管他呀,这么一通乱想之后,歌世安立刻跳下病床就急急的冲出去,
相扑千金
想赶紧吩咐管家,把自己送到了山脚附近,又派人去那边搜查他的情况。
歌世安跑到了医院门口,伯尊子澄拉住了她的手,
“等等歌小姐你要去哪里?”
“我,我要去找我男朋友,”
“你男朋友?”
伯尊子澄冷眼一眯,原本温和的眸子瞬间变得冷峻了几分,他到现在依旧是戴着口罩,她根本不知道这人长什么样,
就算玩神秘玩的也太久了点。
不过歌世安对他的事情并不好奇,吃饱了饭之后想着的都是墨司明。
这家伙想追她,她还不清楚吗?
肯定是冲着她家的钱呀,要不然这种大少爷怎么会主动想要追她,那这样的人,感觉就有点腹黑了,
懒语 小说
为了她的钱才跟她谈恋爱的人。
对她来说通通都是一群追名逐利之徒早晚会把她坑死的,还不如墨司明。
自己也都这么有钱,拿权势都诱惑不了他,感觉这人还有几分真诚。
“啊,你不用管我了,谢谢你把从山脚下救回来,这份情我记着了,
以后跟集团合作的时候肯定会多多给苏安集团一些优惠的,嗯,那就下次再见拜拜,”
她比较尴尬的挥了挥手,毕竟人家千辛万苦把她从绑匪那里救过来,
她也不能够那么的生冷,但是多的她也说不出来了。
“没事歌小姐,你不用跟我客气,你要去找你男朋友是吗?他人在哪里?我可以送你过去,你有什么事情,也可以吩咐我的,”
“啊,不用不用!我自己来就好,”
歌世安等管家的车开过来之后,便坐车扬长而去,有点尴尬的逃开这个男人,
而等到她离开,伯尊子澄的表情瞬间微怒了,没想到她居然还有男朋友,
她的男朋友是谁?
这种绊脚石最好不要出现在他的面前,否则一定把他粉碎。
“派人去查查她的男朋友,”
伯尊子澄电话里吩咐。
等歌世。收到了管家的电话,说墨司明已经被送往了附近的一家乡镇医院,
说有山脚下的村民看到了他,现在正在乡镇的小医院接受治疗,目前仍然没有醒过来,歌世安就很心急,
没想到这家伙果然还是伤得很重啊!
到了那间小医院之后,看着躺在病床上,看墨司明头上缠着纱布,脚上打着石膏,歌世安瞬间心碎了。
天啊,他怎么伤了这么重!
跟着歹徒肯定搏斗的特别生猛吧,
也是这家伙最喜欢逞强。
从头到脚全都是伤。
问了一下乡镇的医生,人家说只做了一些简单处理,这里的医疗条件有限,而且也不知道他是谁,基本上他的医疗费都是医生自己垫付的。
歌世安立刻掏出金卡给了一个大红包去,而且还给去了她的村民很大的回报,毕竟人家这么好心救了她的男朋友。
可真的是她的大恩人了,
将墨司明从医院里转移出来,坐上了车,看着他依旧是昏迷的样子,他就有点焦急,
他脑袋听医生说好像受到了重击,也不会被打傻了吧。
歌世安顾不上自己身上的伤,把他转移到了高级病房之后便等待着他的治疗,等到伤口都处理好之后,歌世安在他的病床边睡着了,
毕竟她也是伤患。
太担心他了,自己都没有顾上去休息,
一直到夜深人静,墨司明第1次转醒,感觉腿旁边有一个什么硬硬的东西一直压着自己,他的腿都快要麻了,
刚刚稍微动了一下,却看见是歌世安睡在他的腿便,而且已经睡着了,口水的流的满床都是。
天啊。
一个人口水可以有这么多?
他的床都快要湿透了。但是看见她躺在自己床旁边憔悴,又一副操碎了心的样子,
他的心尖不由得颤动了一下。
虽然自己也满身是伤,躺在床上,但是她的头上也缠着绷带,而且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都趴他的病床边睡着了,墨司明,微微咬唇。
歌世安,你到底是怀着什么心思看待我的?为什么这么拼……
大半夜,凉风从窗台那边吹了过来,将白色的窗帘托起,夜晚的清辉洒在了她的睫毛上,歌世安感觉到了一阵寒意秋,
打了一个喷嚏惊醒过来,
看见墨司明已经醒来,那双如宝石般的眼瞳正在瞧着自己。
“哇!墨司明你醒了,”
“嗯,我腿快要僵了。”
刚刚又让她睡了半个小时,自己的血脉都感觉快无法流通了,不知道为什么,没忍心叫她起来,大概是看见她那熟睡的样子,
竟然有一丝不忍心打扰的感觉。
不知不觉间,他就望着被月光淡淡笼罩着的她的睡颜,失神了那么一会儿,
“哎呀,你终于醒过来了,我还以为你会失忆或者是傻掉,我都做好了那种准备了,
毕竟医生说你的头都已经有脑震荡了,”
歌世安擦擦口水。